omoshiro

大概是一个文笔智障。

长夜【三】

血族洛冰河x吸血鬼猎人沈清秋


cp冰秋


私设如山


依然是摇摆如股市的文笔。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往下

↓↓↓























心里已有打算,第二天一早沈清秋简单收拾过后便要下山。


明帆适才给他换好药,看他绑着绷带还一身轻装便问:“老师这是要下山吗?”


沈清秋即将了却一桩心事,语气不由也轻快起来,随意回了句:“嗯,你把洛冰河叫上。”


明帆没想到老师会带上洛冰河,噘着嘴分外不满:“老师带那小怪物干什么?”


沈清秋听出不对味了:“你才多大,怎么这么说话?”

洛冰河刚来清净院几天,一个都不过十岁的小孩干什么就有仇怨了?


明帆又梗着脖子哼了一声,眼中敌意更甚:“那又怎么了,老师不就是为了他才伤这么重的?您还带着他去。”


沈清秋哭笑不得,抬手赶他出去办事:“都说了和他没什么关系,你先把他叫过来。”


明帆抱起药箱极为不情愿的嘀咕着还是出门了。


待洛冰河被叫到跟前,手里竟还抱着昨晚的斗篷。衣服已经尽心叠好收起,被毕恭毕敬地给他递上,做的一派恭顺,但一双明亮的眸子盯着他却片刻不离,道:“沈先生早上好!”


……等会就要把这孩子给送到别人家里,对着这么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沈清秋心里的负罪感简直让他说不出话。他咳了好几声,不敢再对上洛冰河的眸子,只好摆摆手嘱托他几句:“如果喜欢的话,送给你了。冬日里记得要多穿一些。”


洛冰河乖顺的脸愣了一瞬,马上反应过来便抱紧了怀里的衣服,小脸上红扑扑:“那……我、我……”


沈清秋点头,道:“嗯。”


洛冰河捂紧了衣服低声叫了一声,仿佛怀里不是什么寻常衣物而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虽然一句话也没能说出,但眼里却熠熠生辉。


人贩子沈清秋被这光芒刺地睁不开他罪恶的双眼。


然而事情还是要办的。


他昧着良心向洛冰河伸出手,道:“来,我带你出去逛逛。”


洛冰河定定看着他,惶然地向他也也伸出手来。


仿佛抓住那根稻草。


……


二人走在长长的山梯上,洛冰河显然还是年纪尚小,走了一阵便不太能跟上他的脚步。而且也不知是从小体质不好还是如何,明明裹得严实又一直在走动,握住的小手依然冰凉。他看洛冰河走得实在吃力,便弯腰一把给他捞起来,顺手帮他戴上帽子,捂好了继续往下走。


清净院向来人烟稀少,又终日云烟,除了必要,几乎无人来往。蜿蜒的小路,只能听见窸窣的踏在落叶上的声音。洛冰河窝在沈清秋的怀里,只敢偷偷瞄着他的侧脸。


沈清秋无疑长得是真的好看,也真的是很讨小孩子喜欢。

洛冰河从没这么近看过沈清秋。


洛川时的沈清秋,火海中仿佛天神而降,执刀的姿态肃杀,升腾的热空气吹地他身上衣服猎猎作响长发纷飞,看向敌人的眸子凛冽又从容。这样强大的人却在弱小的他面前蹲下身,以身躯相护。


而此时,却又沉静地带着几分笑意,稳稳抱住自己。沈清秋的睫毛很长,脸上棱角柔和,神情却明晰。还是个在人类中少见的长发,平时柔顺地在脑后束了就随意搭在哪,现在正蹭着洛冰河的侧脸,略微发痒。


沈清秋注意到了洛冰河的眼光,心中疑惑,但并不停下脚步,偏头问他:“有什么事吗?”


这下沈清秋的脸离地更近了,清冷的香气若有若无。洛冰河连忙收住目光,头埋进沈清秋颈窝无法看他,只能小声道:“不、不……没事……”


沈清秋觉得好笑,只道少年不安,安抚性质地摸了摸他的头,便不再做声。


过了一会,怀里才闷闷传出一个声音。


“沈先生……待我很好。”


“嗯。”沈清秋嗯了一声。


“我很喜欢沈先生。”


“……嗯。”


沈清秋又嗯了一声,不再回答他,只是抱着他转过又一道路弯。


多时,路上已经逐渐能见到几辆来往的马车与行客。沈清秋便把洛冰河放下来,牵着他,为他指出过往的路标。洛冰河兴致很高,乖巧地听着沈清秋讲话,识记都非常认真。而在路过商铺时,沈清秋又为他添了几件衣服,一份小甜饼。


直到带他走进一所大宅。


宅中的小女孩听见敲门声噔噔噔跑出来,欢喜的声音先人而至,费劲地打开那扇过于高大的门便冲出来扑住他:“老师真的来啦!母亲果真没有骗我!”


沈清秋把小女孩从身上剥下来放在一旁站好,无奈道:“婴婴,怎么这么急躁,小心点不要摔跤。”又把洛冰河往前带了带,朝她介绍,“这便是洛冰河,婴婴,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


婴婴喜声答应了便牵过洛冰河往宅子中跑,洛冰河局促地回头望了一眼,沈清秋还在身后笑着,正迈进大门朝自己走来,渐渐放下心,跟着宁婴婴往宅子中去了。


沈清秋在客厅与宁夫人和宁先生见了面,互相接洽好了关于洛冰河的事宜。刚巧宁婴婴已经带着洛冰河逛了一圈回来,孩子们的友谊的建立向来很快,此时两个孩子已经开始毫无隔阂地说笑。


宁夫人看到了洛冰河,向他招手:“这就是冰河吗?来,过来让我看一看。”洛冰河下意识回去看沈清秋,沈清秋点了点头。


于是洛冰河便踟躇着走了过去,胆怯地望着这位温柔的陌生人。宁夫人像是很喜欢这孩子,温声道:“以后,就要好好相处啦。”


“……?”洛冰河显出疑惑的神色,去看向沈清秋。


“以后,你就生活在这里吧。”


……


沈清秋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


洛冰河明亮的目光在听到自己的话后仿佛被风吹熄一般簌得熄灭,脸上神情逐渐只剩下呆滞,身上尚且还穿自己的衣服,却只能在奔过来的宁婴婴的拥抱中木然看着自己远去。


他还是历历在目。


说不愧疚只能是假的。


洛冰河神情中的依赖与亲近看的比谁都要清楚的是自己,但是把他推开的也是自己。


一定本应如此。这件事情是正确的,无可厚非的,也是为了尚且年幼的洛冰河,让他安心,无忧的长大,就像宁婴婴一样。


长长呼出一口气,沈清秋按了按太阳穴从床榻上爬起来。


窗外天色迷蒙,还没有完全亮起,但沈清秋是再不能睡着了。他披了件大衣,准备出门去吹吹凉风冷静一下。


然而门扉开启后,是一个小小的站立的人影。


洛冰河站在门后,面色已然是冷极。身后的蜿蜒山道上 ,一尘不染。


“你为什么……”沈清秋不知道如何说话,仿佛是被弃子找上门的那些身不由己的父母。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终于看到他出现,洛冰河目色亮了亮,已经不太利索的口齿艰难地启声,带着一些希冀,却更多的是坚定。


“沈先生……待……我很好……”


沈清秋愣住了,此前所思所想所开脱的顷刻散去。


他只能看着洛冰河继续说下去。


“我很喜欢……沈先生。”


所以不要丢下我。


看来这个孩子比想象的还要喜爱自己。


“……”


自己也比想象的还要喜欢这个孩子了。


沈清秋向来不喜欢麻烦,但是他觉得自己可能还能再做些什么。

相比于那些正确,无可厚非的选择之外,他一样可以让洛冰河无忧地长大。

相信洛冰河也是如此认为的。


于是沈清秋蹲下身搂住他,终于回答了他这句话。


“我也,非常喜欢你。”


——tbc


今天也是为冰秋流泪的一天。


其他太太都是世界的财富1551


【小声】我好想写这个设定的肉啊


【大声】但是以这个进度我要啥时候才能嗑啊!!!!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