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shiro

大概是一个文笔智障。

长夜(一)

血族洛冰河x猎人沈老师

迷之老梗【好像】

私设如山。

残疾文笔。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想要描写更加帅气的沈老师。

但是可能是失败。

柳聚聚多帅啊!【不是】

我为渣反添砖加瓦!渣反还能再战一百年!

都能接受的话请

↓↓↓

【一】
十一月。

暖流被山脉的身躯阻拦,冷却迅速的陆地,将寒冷的风压逐渐推向海岸线。爬起霜层的潮湿土壤散发出黏腻的腥味。

砰咔——

柳清歌的最后一排弹夹宣告终结。

腥臭带着腐烂气息的风很快逼近,一群群脸上甚至还沾染着黑色体液的死士实在过于高清,惊地沈清秋眉角一抽,心里的弹幕刷了满屏,捂住口鼻的同时还是贴心腾出手,一把短刀,扔给身前的柳清歌。

知名火器爱好者柳清歌递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真的,最后一把了。”沈清秋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诚挚了。

连个空膛都带不回去希望安定院的人只去你那哭啊柳聚聚!

柳清歌看了他一眼,还是抓住转过身去,脚边的破损枪管冒出大团的热气来,再被二人的靴子踏灭成新的风。

失去灵魂的人漠然迈过同伴的尸体,蚂蚁一般迅速而密集地围了过来,背后是无垠的赤红土地。

被远程武器放弃的柳清歌,改为近身作战,低吼一声,上前毫不避讳地贴着死士的步伐抽刀砍伐,身遭的死士成片地倒下,他执着刀,扶了扶帽沿,继续一往无前。

沈清秋悠悠地在后面看着柳聚聚杀进杀出。

我觉得这里好像完全不用我出场啊??是吧!

然而眼看被柳清歌划开的人潮又重新聚拢,弥漫之势更甚于前,沈清秋叹口气还是也抽出了自己的剑。

果然放话不能太早,活还是要干的。

避过那些飞溅的血肉和腥臭的体液,尖利剑锋抵住欺来的胸膛,划过喉咙,那些连头颅都不再稳当却还能行动的死士被轻巧挑飞,沈清秋剑锋一拧,再一个个钉死在地上。

这次战斗持续至嚎叫平息在洛川的河水中。

……

沈清秋垫了垫脚,琢磨着柳清歌回程的脚速,找了个显眼的屋子便偏身进去暂时休憩。

好容易寻着个还算干净的脚凳暂且坐下,瞥见屋子里陈设竟还尚新,理了口气便开始细细打量起周遭来。身旁简单朴素的泥石桌上还放着些玉米和面包,他伸手随意翻了翻,尚未腐烂。附近地面却是一摊隐约人形的血迹。曾经躺在这里的人想必也逐渐爬起,现在正在外面不知战场的哪一个角落。如若撇了这片惨状不谈,原本也该是幸福和睦的小港湾。

柳清歌这时推门进来,裹了身细雪便没进屋,靠着门框凝视着沈清秋道:“打完了,走不走。”

沈清秋于是应声,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出发,起身前忍不住又看了眼满目狼藉,闭目默了声阿门。叹口气然后拢着袖子回头看向了柳清歌。

“柳师弟今天卷了我两把刀的刃。”

“……”柳清歌的身形梗了一梗。

那两把还是我新收的!

卷了刃你还给我扔尸体堆了!珍惜补给啊聚聚!

柳清歌目光深沉。

“……欠着。”他似是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抬脚便要离开。

出门已是弥漫的火光,被扔下的火折子沿着火油已经逐渐扩散到整个村落,逐渐扭曲的空气里,柳清歌一贯的无甚表情,沈清秋被滚风吹的裹紧了身上大衣,叹了口气。

“烧干净了也好。”

希望从此这些人便能安息了。

仿佛是一定要反驳他这句话一般,影影绰绰的火光中应声竟爬起来一个身影,沈清秋觉得,这东西可能是想爬起来敲自己这位毒奶的脑壳。

看来没事还是得去老头子们那做做礼拜了。

死士没有痛觉,烧了半边身子都能继续动弹,随意闯出火海几个去吃些个过路的旅人沈清秋都得多念几句祷,还是就地解决才行。他拦下想要直接去火里肉搏刚正面的柳聚聚,扶着被热浪要掀飞的外套,飞速接近,剑锋直取那生物的面门。

映入眼帘的却是个孩子。

沈清秋轻轻啊了一声,手里发力强行将剑刃停下,理了理思路。

十岁左右的孩子浑身都是血污,怀里抱着的却还是自己那把卷了刃的刀,虽然看起来疲惫呆滞,但眼睛还有些光亮,有些活人的颜色。

也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孩子沦落至此,好不容易能在死士堆里躲躲藏藏这么久,可别就给活活烧死了,那可真是罪过。

他停了步势,刚想问个如何,少年却蹒跚爬起来握着已经无法再使用的短刀掷向自己。

卧槽!啧啧啧这就是父母变为死士后依然不愿相信而仇视杀死父母的猎人的后世纪话本里的那种情节!

不对啊这种事情只有老太太们才乐意看啊能不能给我换个正常套路!

虽然心里刷着屏但沈清秋还是精准的避开了本就毫无威胁的攻击,然而那卷刃的刀锋掠过沈清秋的身体后却依然没有停下,火焰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噗嗤声。少年人盯住他,仿佛屏息了很久,终于才开始大口喘气。

沈清秋转身,跳跃的火光中,地面似乎有些什么还在爬动,只是由于高温而不断扭曲变形的空气让人无法轻易注意到那些东西,再往前走几步,刺鼻的炙烤味道便很快的弥漫起来了。这些东西很快就要过来了!他刚想上前,火势却已经淹没了去向的路。

无路可走!

现在冲上去也无法越过火墙且保证所有死士都被灭掉,更何况现在还不止自己一个人。只能……把这些怪物尽快吸引过来,尽量一网打尽!

他看了眼满是血污的孩子,还是咬牙反手在左臂上划开一道口子,血流顺着指尖不断滑落,受了生人血腥气的死士更加状若疯狂,直扑入鼻的腥风告知着沈清秋他们的速度。他渐渐后退,盯准了围过来的死士,深吸一口气便飞身脱下身上的外套裹了那孩子紧紧捂到自己怀里,大吼道:

“柳清歌!!!!!”

几枚炸药精准地掷进火里,翻腾的气浪掀的他滚了几滚,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从地上翻起来,抱着那孩子便夺路冲出。

看着柳清歌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沈清秋泪都要下来了,把怀里的小孩扔过去,便要扑在地上。柳清歌眼疾手快把他给半路捞起来扶住,看着他一身泥肉血污脸便黑了一半,又看见大衣里裹着的竟然是个小孩,脸又黑了三分。

“结果那时候就是这么一个孩子?”柳清歌生硬地扳着孩子的肩膀道,“有疑。若不是他,你不会被轻易包围。”瞥见沈清秋的凄惨形状,语气更沉三分。

是是是,我自己一时失算嘛世事难料。

但是那时候,这孩子是想提醒我的。

沈清秋倚着柳清歌,连打哈哈的力气都没有了。含糊起来“这么小点的孩子,应该是不知哪一家遗落的在怪物堆里躲藏了这么久烧没了才是罪过。”

看着柳清歌手里松了松,便使了点劲支起身子把孩子从衣服里剥出来。

那少年还完好,无措了一阵便盯着沈清秋又很快低头绞着手不安起来。

沈清秋只觉得好笑,咳了咳对柳清歌道,“这次还是多亏师弟,师弟真是风姿依旧。”

柳清歌眉头一抽,黑着脸刚想说话,便看着沈清秋倒了下去。

扑通一声。

【未完待续】

沈清秋,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

放出去一个星期才发现自己标题cp写反了【】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