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shiro

大概是一个文笔智障。

粟田口骨科病患1st集会_第一棒


◆点阅感谢。


◆这里是粟田口骨科病患1st集会接力现场。



关键词:1.医患

        2.花


 *复健产物注意

*这是卖家秀

窗外医院的白墙上爬满了藤蔓,映出深紫眼底的一片沉静绿意。身后的兄弟已经提着饭盒离开,药研卧在床上撑起半个身子寻找着白墙前往来的人们脸上不甚明晰的表情。

“药研,感觉如何?”房间外兀自响起另一个声音。推开门,一期一振将一束新的水仙插入窗边的花瓶里,顺着坐在了药研的床边观察着他的脸色。“好些了吗?”

“好多了,没什么大问题。送花的先生还真是体贴呐。”

“我是你兄长。”一期揉了揉他的头。

“一哥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我的兄长是吗。”他把头上的手推开,送到脸边,闭眼感受到那人掌心传来的热度而笑起来,“是么?”

“我永远会和药研在一起的哦。”依旧是一成不变的温柔语气与凝视,金色的瞳里流动着缓和的光。“药研应该吃药了。”一期抽回手打算站起身去拿一旁的输液器。

“啊……一哥身为兄长有时候总是有些啰嗦呢。”

“现在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了。”

一期一振挽起药研的袖子,纤细的针头从纤细的手臂上更为纤细的血管刺破进去,温热的身体里流动的血液接纳着一点又一点的药液。

“药研的身体果然还是应该多吃一些才行,不能每天都给你们做好饭这也是兄长的失职。”

“这个时候你知道你是主治医生就好了一期先生。”

一期坐下来看着他。

“好,我知道了。好孩子。”

药研和其他的弟弟是不一样的。

兄长的责任。

安慰。

藤紫色的眸子。

他明白所渴求的注视。

一期伏下身去亲吻那个孩子。

“这是我送给你的花。”

“那么我就好好的收下了。”

言わぬば花。

不说出来即是花。













*“如果窗外的叶子全部凋落的话,我也该死去了。”

“只是急性阑尾炎而已,药研。”

-FIN-


作为第一棒写了这样的一个小段子【是的作为车头我是个小托马斯】,关于花的梗其实是日语里一句很漂亮的话,貌似也算是花吐症的来源,如果后面的伙伴们能写到就太好了w

一期哥和药研真是太好了。

如果可以忍受一个老年人的文笔也太好了。

太太们都是世界的宝物。


下一棒:可儿

传送门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