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shiro

大概是一个文笔智障。

应白首

冰秋的圣诞节special!

原著设定。


天知道我怎么把这两个写一起的。



还是超时了1551。

(我不管天还没亮今天就还是圣诞节)



ooc警告。



平安夜,清净峰。


……靠这两个词放一起违和感真的超出想象。


……


安定峰。窗外树影婆娑,天光正好。屋内沈清秋和尚清华相对而坐,而面前木桌上诚然放着一只,圣诞袜。


……嗯。


虽然制式完全还是中式的样子,但是绿了吧唧的主体颜色和点缀其上的红色星点,很明显带有圣诞风格。


沈清秋眼前有些恍惚。


事情是这样的,逼近年关,无论在外如何逍遥,两个人呆着总没有苍穹山一大家子过年热闹,冬至刚过,沈清秋就带着(不怎么愿意的)洛冰河回了清净峰住下。虽洛冰河向来不喜待在苍穹山,但好在明帆婴婴一类弟子们都各自领了假回家过年再无人打扰。终于守到期盼已久的在竹舍内的独处,洛少女这几天都殷殷切切雀跃不已坚持不懈地在眼前乱晃。


魔界终没有苍穹山来的亲切,好不容易再次常住,沈清秋过的相当惬意,白日里安安静静地当原来的峰主,除了晚上老腰有点遭罪,小日子勉强可以说是理想中的颐养天年。


直到今天床头出现了这只袜子,好整以暇地挂在床头,还是靠近洛冰河的那一侧。


……


梦回21世纪。


沈清秋一时觉得吐槽不能,吃过早饭随便寻了个差事给洛冰河跑腿,便带了这玩意直接来找尚清华。


沈清秋阖了折扇,斟酌了下言辞道:“你……和他说什么了。……还是果然这个穿来穿去的世界设定终于崩坏了。”


尚清华盯着那只圣诞袜半晌,道:“……那也没有。……他就是过来,找我了解了一下风土人情。”


“?”


又很不能接受地指了指沈清秋,又指指圣诞袜,艰难道:“这该不会是……冰哥织的?”


沈清秋点头。

洛冰河于女红一途大有天赋。


飞机聚聚不忍卒看,狰狞道:“把我霸气侧漏的异性恋亲儿子还给我。”


沈清秋呵呵道:“改编的不算过分了,反派能活下去已经得感恩戴德了。况且按原著您比我死的还早。”

现在还不是天天在漠北君面上晃。


两人又俱是感叹。


确认了洛冰河还没穿越,沈清秋也安心几分摇着扇子回了清净峰。


不就是过个圣诞节,上辈子过了二十几个,如今权当是再体验体验久违的风土人情。


况且是洛冰河这孩子特意给自己准备的,总不好拂了洛少女的一番心意。


刚想及此,身后一双手却悄然接近覆上了沈清秋双目。


沈清秋也并未挣脱,立住不动,任由这双手盖着双眼,只低了低头,无奈道:“都多大了,怎么还会想着这样玩笑。”


且不说二人都是身怀修为,总不至于身后来了人都无法察觉。如今清净峰的人回家走的七七八八,接近竹舍的更是早就被洛冰河以各种理由驱远,能够的上胆子作恶到自己头上来,除了洛冰河再无二人。


不过时常的孩子心性,他并不讨厌,便由着性子随洛冰河胡闹了。


被看穿的洛冰河也并未如何,便撤开手顺势便从背后抱住了沈清秋,头埋进他颈窝,闷闷的声音传来:“师尊故意撇开我去了安定峰。”


沈清秋哦了一声。


洛冰河继续道:“刚回苍穹山没多久……师尊就这么嫌我厌弃我吗?”


打住,先停一停。


现在光听洛冰河说话哼哼的调子沈清秋都能算出来他等会就要扯着绢子哭,安抚道:“咳……你又乱想,为师怎么会厌弃你。”


洛冰河哼哼的调子缓下去三分。


沈清秋又继续道:“倒是你,在背着为师做些什么布置?”


身后的洛冰河沉默了许久,道:“那师尊会喜欢吗?”


沈清秋点了点头,又道:“但是……为师并未料到,你竟然会知道今天这日子。是去问了你尚师叔是么?”


洛冰河应了一声,头埋地更深了一些,道:“是。”


“因为弟子觉得,我还不够了解师尊。”


“……?”


洛冰河自幼就是沈清秋一手带大,如今经历这么多,不说比得上肚子里的蛔虫,但再找不上第二人能比得上洛冰河了解自己了,不消说,回了苍穹山肯定是这孩子又玻璃心钻牛角尖去了。


然而洛冰河却将他没说出来的半截安慰堵在了半路。他道:“以往,师尊从未到魔界,却对圣陵了如指掌。”


沈清秋内心咯噔了一声。


不!是!吧!


之前一时情急露出的破绽还没想好怎么填呢等会这个时候就不要这么深究了好吗!


洛冰河又道:“我以往是不作他想,但是之前……自从真的看到还有另外一个世界,我便总是无法控制地想着,师尊是不是也不属于这里……甚至不会永远属于我。”


“……”


“我从前便觉得师尊与他人不同,现在看来……也许师尊本就是最特别的。”


沈清秋心沉了沉:“所以你去问了尚清华什么?”


飞机聚聚交代了这么大一件事刚才为什么完全没有提及!

能不能再心大一点!!能不能!


沈清秋不是没想过好好告诉洛冰河自己的来历,可牵扯众多总怕洛冰河无法接受又一个暴走,便一直拖到了现在。如今真的砸到头上,却让人无法言语了。


还待接着摊牌,洛冰河却避开了这个问题,只把头从沈清秋颈窝里抬起,额头蹭了蹭他脸颊往前催了催,缓声道:“师尊要这么一直干站着吗?弟子在里间给师尊准备了很多东西。”


说罢便牵起沈清秋的手向竹舍走去。行的近了,便望见一棵挺拔的青松屹立门前,其上挂着不少彩色布条和绒花,看样子估计就是朝着圣诞树这方向努力的了,只是找不着点缀的金星,上面挂着的竟然都是实打实的魔兽晶核,缀在青绿的松针之间,自发地流转光华。


还没进门就已经看到了绝对超纲的东西啊!!!!


好吧,洛冰河至少做到了神似。


虽然这圣诞树少说看上去四层楼高。


进到屋内,竹舍里里外外也被打扮一新,彩色的布带在天花板弯弯绕绕,金色的铃铛挂在门檐床角,桌上收拾好了饭食,甚至真的出现了一只用料颇足的填鸡。


洛冰河略带紧张地声音传来:“我问了尚师叔,说师尊那里的特殊节日圣诞是这样的。但弟子从未真正见过,擅自做了这些布置,不知道师尊喜不喜欢?”


洛冰河眼睛里扑闪着一丝期待。


虽然眼前的场景布置花哨又魔幻,但可以看得出洛冰河是真的不可谓不用心。


但是,何必呢?都知道了自己并非这个世界之人,洛冰河是怀揣怎样的心情为自己做出这样的准备,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呢。


沈清秋点了点头看着他道:“为师知道,你很尽心了。”


“但是,”


但是,你不需要对我说一些其他的吗?


沈清秋不知道洛冰河心中如何作想,但他从来都不是个愿意真正糊涂的人,哪怕被洛冰河直言疏远,都比现在如今两个人学做友好来的强。


沈清秋看着洛冰河,缓缓道:“冰河,你没有什么……想对为师说的吗?”


洛冰河尚且还明亮的眼眸暗下去,偏过头抿了抿嘴唇,回身强笑道:“……是,弟子还是,应该要来说的。”


“师尊能……不走吗?”


……?


等等?


沈清秋刚想摆手:“……你这说的是什么……”


洛冰河便一把抓过他的手将他拉进怀里,颤声道:“师尊能……不离开我吗?”


洛冰河贴的极紧,真实的压迫感让沈清秋有些昏头,抬头问道:“你知道为师不是此世中人。”


洛冰河点头。


“……你不会因此怀疑,埋怨为师吗?”


洛冰河摇了摇头,贴上沈清秋额上,极认真地道:“弟子永远不会怀疑师尊,师尊永远都是最好的。”


眼前的洛冰河目光熠熠,坚定热烈。


本来忧心忡忡的沈清秋找回了一点神思。


洛冰河涩然道:“弟子知道眼前这些也许不比原本万一……但是,我还是想争取……若师尊这次又扔下弟子回到原世……我可能,真的再不能找见师尊所在了……”


沈清秋了然了。


这是洛冰河下定决心摊牌后的最后的争取。想要尽力给他还原出现世的场景,他的所作所为,莫不是为了给自己再加上一些赢下他的筹码。


他在忧心于洛冰河对他的看法,但洛冰河又何尝不是。


好不容易打扮的像模像样,费尽心思做出了这么些东西,结果两个人忧心忡忡地互相惧怕着对方,这算什么啊?


心中重担放下,不觉语气也轻快起来,沈清秋看向洛冰河,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非此世的?”


洛冰河垂目道:“三月余前……”


竟然这么早,怪不得今早飞机聚聚听闻这事没作反应,连带着自己措手不及。不过看样子大概并未说出这世界只是他笔下一本小说,在狂霸男主面前飞机聚聚幸好还是涨了一些智商,否则连自身的存在都遭受到否定,指不定要出什么大乱子。


沈清秋又问道:“那为何留到今日才说?”


洛冰河道:“本永远也不想问及师尊……”


“你是怕为师……因此直接离开吗?”


洛冰河黯然道:“弟子…如何能留住师尊在这世界里……但是,若到时师尊一句也不留的莫名消失,倒不如…倒不如让我明明白白地来求问地好。”


不过洛冰河又自顾笑了笑,箍紧了沈清秋,道:“但真正说出来我又想着,即使师尊拒绝弟子,我也不会放开师尊了。”


沈清秋苦笑不得:“你如何就觉得不能赢下我?”


洛冰河抬起了头,惊疑不定地道:“真的吗?”


沈清秋叹了口气,主动回抱住他,缓声安抚道:“为师……我,亦不会离开你。”


“相逢已实属不易,如何能再谈分离。”


虽说一直纠结于是否告诉洛冰河真相,但如果问及是否选择回去,这个答案却是一直不曾变过的。


他确实已经死过一次,再回首往日种种续命一回已无必要。若真的得到回城复活的机会,他也会一笑而过吧。


相比之下,眼前这个人倒是更劳人挂念一些。


洛冰河楞楞地感受着沈清秋的拥抱与话语,眉间终于焕发出神采,捧住沈清秋的脸便亲噬上去,被啃咬地迷迷糊糊的沈清秋只能觉着洛冰河绝对又在掉金豆豆,但也没力气去制止了。


……


入睡前。


沈清秋取出那只圣诞袜,重新挂在了床头,看着一旁洛冰河正盯着那只袜子,便问道:“你不知道这东西的含义吗?”


洛冰河摇头:“原先做的时候只是按图学样罢了,并不知其中深意。”


沈清秋找了个好懂的解释道:“平安夜,若是把这样一只袜子挂在床头,夜里便会有位仙者实现你的愿望,将你所求置于其中。”


洛冰河蹙眉认真想了想,道:“弟子所求已得,而师尊所求弟子断不会轻视。”


沈清秋嗯了一声。


“所以今夜,还是让那位仙者不必再来了。”


“?????”


洛天柱!!!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