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shiro

大概是一个文笔智障。

长夜【八】

吸血鬼洛冰河x猎人沈清秋


cp冰秋


……我都快不太好意思打这样的标题tag了哈哈哈哈


解谜冒险继续中。


给尚清华颁奖。


文风如股市。

ooc是我的。



如果都没问题的话请↓↓↓












【八】


所幸幻花宫预留的传送阵还没被漠北君一起敲坏,眼前光芒甫一散去,已经抵达了目的地。


然而脚还没站稳,一股腥气夹杂着不明体液直直袭来,只用听的都能感觉到好几只死士正嘶吼着扑上。


再靠近一点怕是涎液都要飞过来了,虽然也算是老相识吧,但我宁愿打架挂彩也不要沾上这玩意儿的口水告辞。沈清秋一连后退几步,掂量个安全时机抽剑斩了跟来的几只。甩脱了碍手碍脚的阻拦,直接飞身跃上一旁棚顶。


放眼望去,街道上的死士却稀稀拉拉,数目和在山上预估的严重不符。除了之前注意到自己发起进攻的几个,剩余的失去目标都只沉默地向前行走。这些东西平时只凭借本能驱使,此时竟然秩序良好,反而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和谐。


不过,与其说是不发起进攻,不如说是没有目标可以发起进攻。


本该送往迎来的街道上一个活人的影子也没见着。没有打斗撕咬的痕迹,看台上的展品都依然摆在原位。

除非这些没脑子的怪物都爱好家政,否则现在呈现的就应该是最终的状态才对。


人没有,鬼也见不到几个,沈清秋不禁陷入了思考。

我到这来到底是干什么的来着。


好吧,咳咳,事出必有因,这么多人总不可能凭空消失,先探一探前方情况再说。


有了打算,脚下也不再耽误,来路上尚清华盛情力邀一起公款吃喝的豪言壮语仍历历在目,眼下也不知道有没有找个靠谱的地方带孩子躲好。嘴上替尚清华多念了几句,沈清秋拎着剑一路踏着死士的脑袋往前方开路。


然而再往前,怪物的密集程度却陡然增高,再没法保持原本的速度一边杀怪一边赶路,沈清秋只能收了剑开始避让。这块地方不很大,不多时行至场区边缘,已经是密密麻麻的一片,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沈清秋踩着死士的肩膀找了个视野开阔的棚顶,居高临下地观望。


怪不得入口处见不到几个,大片的死士正聚集在脚下,既没有厮杀,也没有往前继续走,而是毫无目标地团在这里,后头还有死士零零散散地不断加入。


场区周围也并没有符文亮起,设在出入口的限制法阵已经失效,看来,这些东西不是不能走,而是不肯走啊。


市集是幻花宫亲自圈的场,一条大道简洁明了,连接南北两个出口。死士自南入口涌进,不可能会有人还想迎头面对,而北出口通向一片一览无余的平原草地,如果真的有避难的人群自此经过,短时间总不可能跑的连人影都没有。

那些人肯定还在这。


沈清秋飞身跃下。视野里出现了能动的鲜美活物,立刻就有不少死士围上跃跃欲试地想要分食。沈清秋也不缠斗,在附近四处游走引导,原本杂乱的分布很快就有了阵型。借着死士在身后聚集的当口,地面的情况也先后露出了全貌。


有了!


沈清秋本就一直远远盯着搜索地面的情况,而此时不远处的空地上,赫然是一个地窖门。既然不会平白无故消失,附近也没什么可容纳这么多人的建筑,要躲,只能往地下走。


但脚下步子不能停,空处也只短短出现了一瞬,立马又被跟上的死士补满。


目标确定,想法是否正确下去一看便知,沈清秋当即翻回高台,而死士攀爬能力欠佳,只能缓慢聚集到这一侧叠起人墙想要抓住他。沈清秋掂量着叠的差不多高了,便往另一侧地面跃下,还爬着墙的没法马上散开,剩余爬不上人墙的死士很快向着他降落的方向汇集,沈清秋掐着点将将落地前踩着那些东西的脑袋借力,强行拧转往地窖处踏去,反应不及的怪物没法快速回身,这便一下有了可趁之机。再挑飞剩下守在附近的没几个死士,一米见方的铁门已经近在咫尺,剑尖轻挑,门闩应声而响,沈清秋抓住机会一跃而下。


回身关门还是晚了几分,几只怪物顺着空隙紧紧钻了下来,而人类不比怪物,突然转入地下,需要一点时间适应眼前的亮度,昏暗中好在声音和气味还非常明晰,沈清秋并不费多大力气已经将其斩于剑下。


一连喘了几口气,此时视力也逐渐恢复,四周墙壁烧的正旺的火把将这间不算非常大的地窖映照出来,此时正站满了人,或许是自己的出场方式实在太过惊人,都迟疑地望着这边。


沈清秋刚想出声给自己正正名,突闻人群后一连传出几声呼喊,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费劲穿过人群直接就给抱了上来,这声音不消猜也知道是谁,沈清秋放下手给洛冰河顺顺毛,问道:“都没事吧?”


洛冰河点点头。


端详了一阵,身上还算规整,应该没什么问题,沈清秋稍微放下点心。


而剩下的人毕竟苍穹山声名在外,很快有几个认出了沈清秋,立即觉得见到了救星,骚动着就要围上来。


“这是苍穹山的清净院主沈清秋沈先生啊!”

“看来一定是有办法对付外面那群怪物……得救了得救了……!”

“沈先生,沈先生!先带我出去……!”

“咱们这这么多人,凭什么先救你?自然也是按照地位身份来!”

“……求求您了快带我们出去吧……”


前两句沈清秋还算听的下去,正想出声安抚两句,结果越到后面场面似乎越来越控制不住了,比起外面那些,这些得了希望的人要更加疯狂,几十号人争论的声音越来越大,隐隐有围上之势,已经成了香饽饽的沈清秋把洛冰河拉开往身后藏了藏,清了清嗓子道:“诸位不要惊慌,形势不至于太过危急,幻花宫也得到了消息很快会得到处理,争吵只会自乱了阵脚。”


听了这话,周围的人也不再吵嚷很快便安静下来了,沈清秋沈院主毕竟是苍穹山的二把手,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说的也在理,援手在赶来的路上,在场人各持身份,骚乱只会自损颜面。


沈清秋心虚地松了口气。


形势不至于太过危急,编的。

头顶上现在就有百来个死士扒着门想进来,后头还源源不断地不知多少个闻着味道在赶来的路上。

幻花宫,知道确实是知道,但人家正自顾不暇,手忙脚乱的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派人出来,比起干等大部队救援不知如考虑地窖的门能不能先坚持住。而且来时的传送阵根本不是为紧急情况设下的,单次只能输送一人,眼下这情况如果不来几个真正有用的,面对这么多死士那些小弟子来几个都是送。


当然,这些话不可能当着他们面真的说出来。现在已经乱成这样,还是在事态更严峻把人心先稳下来吧。反正暂时也不能更糟,还是安静想想办法再说。


呆了一会,沈清秋想起来什么,又问道:“冰河,你尚师叔呢?”到现在还没看见尚清华的影子,这实在与尚某人向来的作风大相径庭。


洛冰河攥了攥拳头,低声答道:“尚师叔找到了这个地窖让我们避难,自己独自引开敌人去了。”


此话一出,纷纷有人附和,更有甚者已经开始暗自叹息。


???

沈清秋震惊了。

想不到尚清华竟侠气至此,临危不惧舍己为人以一救百回去一定要大肆表彰。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沈清秋也没太担心。外头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况且以死士来看,明显是对这么多人更感兴趣,追击也不会难为太远,尚清华向来机警且惜命(主要是惜命),逃开总不会有太大问题。


比起他,外头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还是先考虑考虑自己吧。


沈清秋原本是想着,至少尚清华在,两个人一个人顶住那群死士,一个人带领民众撤离重启失效的防御阵法,勉强还能护下来这么一群人。不想尚清华实在太有骨气这时候竟然没有在避难人群里,反而事情还要难办。剩下这群不比会场里的,都是些真,市侩乡绅,这时候也指望不上能出些什么力。


外头的死士闻着味只等着里面这一锅开荤,数量只会越来越多,小小一个铁门挡不上多久,此地不能久留。


墙壁上的火苗还在跳动,其余的人看着沈清秋眉头紧锁都很识趣的没再说话。


看着还欢腾的火苗,沈清秋心念一动,向洛冰河问道:“你们来这里多久了?”


洛冰河答道:“到现在,约摸一个多小时了。”


一个多小时,这房间也不算很大,装下这么几十号人剩余的空间已是非常勉强,封闭空间中按理早应该空气浑浊,而到现在壁上的火把烧的丝毫没有减弱的意向,可知,此处的空间并不是封闭的。比着幻花宫爱在地下打洞的习惯,说不定真的还有些机会。


洛冰河顺着沈清秋的目光也注意到了那些火把,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目光亮了几分,问道:“老师,是不是要去寻找另一个出口……?”


沈清秋嗯了一声,点头道:“重量不一的器具,颜色深浅的砖块,或者是无法移动的装饰品,都要留意。”




由于一些大人的原因,下周需要停更。

圣诞节出番外。——来自一个六级考研狗。(哭辽)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