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shiro

大概是一个文笔智障。

长夜【七】

吸血鬼洛冰河x猎人沈清秋

说好的公费旅游呢。

收拾了一天烂摊子的沈老师如是想道。

ooc警告。

文风如股市。

都没问题的话请

↓↓↓













【七】

沈清秋顺着墙缓缓挪到窗边,掀开覆着的窗帘,大批的幻花宫成员都向着同一个方向奔去,神色紧张。

地面的震动仍没有要停息的意思,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清秋又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室内。

这次到会的,除了自己这个前线工作者专门跑来公费旅游,其他的虽冠着个骨干的名号,但基本上都是些文弱学究,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一旦真要对上什么变故,半点用也不顶,如今整个大厅除了尚在留守的幻花宫弟子,大概也就自己还有些战斗力,不少人还眼巴巴地望着这边,希求能给些帮助。

装潢豪华精致的议厅,只剩角落的落地大钟齿轮转响清晰可闻,所有人都知趣地安静了下来,昏暗中抿紧了嘴唇不再出声,一双双眼睛,沉默地看着那些置于桌面的杯盏盘碟,随着地面的轰鸣震动正发出愈来愈大的铃铃碰撞声,在偌大的厅室中不断回响。

这些老古板们怕是都要吓疯了。

见过那么多生灵涂炭,沈清秋太了解这些人面上的表情了。

哪有人会不怕死,那些对死亡的恐惧能轻易摧毁一个人的德行,教育,甚至是血统身份。这些人怕是都没见过什么大风浪,现在场面状似镇定,等到他们真正反应过来,只需要一点刺激,就能让这些濒临崩溃的人所表现出来的虚假秩序瞬间破裂。

正暗自烦乱,一名衣着看起来像是幻花宫的高层突然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如同等来了救命稻草一般,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沉沉聚集过去,然而那人手里还拿着擦汗的布巾,看着大厅的景象只赔着笑安抚道:“各位稍安勿躁。只是我幻花宫的一些研究实验发生了变故正在处理,请大家……”

话未说完,一个酒盏径自跳落地面,脆响中摔得粉身碎骨。

发言人缩着脖子梗了梗,还待继续,又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突然炸响,夹杂着不断落下的沙土,一块一人高的巨石飞下正正砸在厅室侧边一块窗户上,饶是幻花宫出品的东西质量好,此时也立刻爬上了触目惊心的皲裂花纹。

那声巨响来源极近,沈清秋又一直守在门口,毫无防备地一下炸得他头昏眼花,好不容易强忍着耳鸣的晕眩抬头去看,飞沙落石中,近旁更高一点的山上,赫然炸开了一个大口子。山体崩裂掀起的灰尘一时半会无法消散,更细枝末节的没法看清,只能隐隐见着几缕不自然的黑色雾气正在盘旋。

这下再无人能安稳坐住了,场面瞬间失去控制,所有人都哭号推搡着争先恐后地向着出口奔去。眼看着来势汹汹的人潮,那幻花宫高层已经陷入呆滞,哆嗦着一步也迈不动,沈清秋只好眼疾手快地在他被踩扁之前一把把他捞到一边。

然而人潮刚涌到门前,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突然从天而降,啪嚓狠狠正摔在人前,飞起一摊血迹,人群还待再往前的趋势骤然一停。

沈清秋眯眼看了看。

那竟然是个人。

甚至是不完整的人。

虽然那东西的形状都是模糊的,但还能从大致轮廓上认出。

腰部以下零零散散,像是个被扯开的破布娃娃,经过这么一摔有些关节都直接撕脱。

竟然这么严重?幻花宫到底在搞什么???

沈清秋抓着手里那发言人的领子,沉声问道:“我再问一遍,到底发生了什么?”

开玩笑,那人身上伤痕创口皆不规则,分明是撕咬所致。都到了这种境地,怎么可能还是个什么简单意外!

那人脑子都吓蒙了还在支支吾吾遮掩,胡乱摆着手道:“不、……真的,真的只是个意外……”

常年养成的良好涵养让沈清秋忍住了把这人撅到地上的冲动,叹道:“您真是尽忠职守。”

好吧,标准的老滑头。但此处已经人心惶惶,不说也罢,万一是真发生了什么,说出去只会造成更大的恐慌。

而此时,面着那形状凄惨的尸体,终于有几个人恢复了些理智。形势未知,出去乱跑还是留下似乎都不太安全,倒不如关好门待在屋子里,至少面对先前的落石那四周的墙壁窗户都还算坚强。比着面前这位仁兄的下场,抱团似乎才是更好的选择。

持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队末的几人甚至已经退回屋子先找个安全角落去了。

沈清秋松了口气,还好,至少人群形势能控制住了。

手里这人看起来还是个说得上话的,既然问也问不出什么,倒不如留他在这照应着,自己亲自去查看。

沈清秋把那人放到一边,仔细道:“好,既然你什么都不说,那之后也不要说了。你们幻花宫总不至于如此无能,你留在这,把这些人安顿好,不要放人出去。”

终于得以放过,那人连忙点头如捣蒜地应下来。

而本部也可能是反应过来想起收拾烂摊子,逐渐有了一些术士相继赶来,纷纷架起防御结界。情况好转,沈清秋也不再耽误,飞身赶往山体破口处。

……

踏上最后一节山梯,沈清秋正赶上眼前一幕,偌大广场上空覆盖的结界轰然破碎。

原本平坦宽阔的广场地面被破开一个大洞,隐隐还能观望出内里已经破损的建筑设施。一直未露面的幻花宫老宫主正在一众弟子的搀扶下缓缓走出,身上灰尘血污遍布,狼狈不堪。

老宫主抚着胸口努力平息,阴沉着脸出声:“你这怪物。”


这话总该不是对着自己说的。沈清秋顺着老宫主的目光向着身后看去。

不远的天空处,一人正侧坐于一头巨兽之上,闲闲朝着老宫主观望。

撇开那人实在面生不谈,那巨兽沈清秋倒是有所耳闻。

黑月蟒犀,通体纯黑,角弯如月,状似犀,声似蟒,甚至据说可打开空间禁锢。不过当然这种超纲魔物只存在于血族领地,无法破开边疆的特殊结界,且稀少的很,否则人手一只拿来玩,现在大陆上血族都能繁衍出去三代了。不过,这玩意基本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纯血贵族才有饲养当坐骑玩,那么,来人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果不其然,老宫主继续道:“阁下真是北疆待的闲了无事可做,若不是你和这畜生里应外合,此处哪容得你随意来去?”

北疆,沈清秋了然了。

这个人是漠北君。

盘踞于北疆的吸血鬼一脉,如今正传到漠北君头上。怕是幻花宫把念头打到了黑月蟒犀身上,毕竟幻花宫主修术式,而黑月蟒犀的空间能力一直都令人垂涎,若能从其身上成功找到设下空间术式的方法,对整个人类战线的推动都是一个巨大进步。虽然不知他们最初怎么得手,但如此一来反倒给了对方可乘之机,里应外合,竟成功把幻花宫这么一个据地搅得天翻地覆。

漠北君不以为意,完全忽视了话里的鄙夷之意,竟然点头道:“你说的很对,我的确是该走了。”说罢催动座下巨兽一声嘶吼,天空便应声平白撕开一条漆黑裂缝。

不提在场的战斗力实在有限,黑月蟒犀都已被追回,他想走已是拦不住了。老宫主的脸色寒声道:“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漠北君头也不回,扔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是,‘你们’会让你付出代价。”

随着身影消失,空间裂缝也立刻随之关闭。周遭一直凝重的气氛逐渐松懈,老宫主再维持不住脸上严肃神情,暗淡下去的眼里漫起几分颓色,看来此次打击的确不小。

老宫主缓过了气,逐渐站稳身子,又突然兀自道:“让苍穹山看笑话了。”

这句话看来是对自己说的了。沈清秋唔了一声,从侧边走出来,应道:“是他们行事阴险。”

私自对这种程度的魔物出手,幻花宫捂得太严实,自己赶上已经是个末场,什么忙都没帮上,再去苛责些什么可就有点太过分了。

还想着再宽慰几句,一阵诡异的嘶叫夹杂着腥风突然袭来。

这声音可太熟悉了,沈清秋猛一转身,山脚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了黑乎乎一大片,全都是死士!

卧槽是刚才漠北君那句话!

沈清秋突然醒悟。

“是,‘你们’会让你付出代价。”

那些曾为人类的死士,正一步步来讨要代价了。

沈清秋匆匆一拱手,转身就要往山下跑:“山下集市怕是值守危险,沈某这便下山去应敌。”

他可没忘,尚清华和洛冰河还在山下置办物资啊!!

就尚清华基本不大于五的武力值,可千万好好找个地方带孩子先躲起来啊师弟!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