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shiro

大概是一个文笔智障。

长夜【六】

吸血鬼洛冰河x猎人沈清秋


cp冰秋


私设如山


ooc是我的,人物是秀秀的


bug是一定会有的


都没问题的话请













【六】

出发即定在两天后。


听名字是个俗气至顶的文化交流会,规模倒是意料之外大,为了不声张地搞一块足够大的空地,会议选址也是荒野深山车马不行。真正合计起来才明白过来尚清华所说时间抓紧,到底是个什么程度。


路途漫长,沈清秋扔了行李就靠在一旁闭目养神,但对洛冰河来讲,这还是第一次真正坐上火车。

少年人特有的好奇心与探索欲是无法被轻易克制的,洛冰河趴在窗边兴致勃勃地盯着外面飞驰而过的景象时不时小声惊叹,偶尔问沈清秋一些问题,沈清秋也不觉得他烦,闭着眼不时回答上一句。


自两日前尚清华前来商讨,洛冰河本没想着要跟着同去,自己毫无用处,带着也是徒增麻烦,虽然想跟在身边,但何必任性让沈清秋为难。


一个人留下来,其实也没什么,如今和从前食不果腹的日子相比已经不能更好,哪里还会想着被更加惦记。


然而就在做好了单独留守的准备,默默收拾好沈清秋的行李送过去之后,沈清秋却也反手递给了他一个小皮箱,咳了两嗓子言简意赅地告诉了他此行需要注意的事项。


仔细码放着的,几套合身体面的新衣服,一点吃食,周到的日常用具,甚至还比着他的身量仔细交付了一把精巧的短刀。


原来老师一直都把自己放在心上。


洛冰河又偷偷回头望了一眼安静阖目休息的沈清秋,心中暗自欢欣雀跃。


座位对面,将一切尽收眼底的尚清华沉默地咔蹦嗑开一粒瓜子扔进嘴里。


场面颇为融洽。


自己颇为扎眼。


自打进了包厢,一向自以机智聪慧的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面前就是堵墙,墙后面才是那一大一小。看来就算他说话也不定有人搭理,还是嗑嗑瓜子消磨时间去罢。


呵呵。


待到洛冰河逐渐也起了乏色靠在椅背上睡着,尚清华面前的瓜子壳已成了个小山堆。


眼见自己终于得到机会插嘴,尚清华立刻撇了最后一颗瓜子,支肘凑上来道:“——可算能说得上话了,沈老师当真收了个宝贝学生,执教这么温柔可亲,怕不是沈兄你真在外面找了个姑娘……”


沈清秋眉头抽了抽,终于翻起眼皮瞟了他一眼,拘出一个和煦笑来:“尚师弟说的什么话,我岂非一直温柔可亲。”


尚清华看着他汗毛倒竖浑身鸡皮,换了个话题咳咳正色道:“不过,没想到你出门真的会带上他。”


沈清秋无奈:“总不能让他一个人留在山里。”


好歹也是个半大的孩子,当初把明帆继续赶去山下念书,除了例行做事的往来役使,居住的竹舍附近想打个野味都见不着。把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一个人扔在深山老林里出远门,只怕自己会比洛冰河夜里更睡不着觉。


也不是没想过把他送去其他院,但洛冰河初来乍到,整个苍穹山也只认得个清净院,送去了搞不好又跑去哪个角落自闭。此次事情也不繁杂,所幸就一起带上,权当是带他出来见见世面。


想到这,沈清秋又微笑着补充了句:“既然他也不太妨碍,我也好歹得去那什么大会露个面,还请尚师弟采购时替我照看着点了。”


言下之意非常明显。


你,带孩子,出钱。


尚清华马上不去看他:“沈师兄你能不能当做我也睡着了呢?”


沈清秋也阖眼不去看他,道:“不能。”


……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折腾了一整天,第二天却还得起大早,更气的是此时罪魁祸首尚清华竟然还在隔壁呼噜打的正响。沈清秋强忍着去隔壁暴打他的冲动还是收拾妥当去了会议现场。


往来的人众多,熟悉脸孔也不在少数。最显眼的自是幻花宫一行。


幻花宫以术式见长,又独揽炼金术的收入大头,作为最有钱的大佬,此次会议也不出所料是由他们承办,出手十分阔绰,一手安排下上百人的饮食起居,除了会议厅,还开辟了专司交流聚会的礼堂,装潢皆是透露着一种有钱人的气息。


落座的皆是百家精英,而沈清秋又代表苍穹山出行,无论谁见了都少不得上来寒暄一番。沈清秋已经撑了一路的笑脸,而此时甫一进门,便远远见着衣着齐整的一行人向自己走来,沈清秋内心又暗暗骂了两句尚清华,不得已还是迎了上去。


来人是幻花宫主首徒,公仪萧。沈清秋认得他,在任务途中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多年不见,彼时的小少年已初有成就,也时常听闻此人如何能力不可小觑,处事待人又十分周到细致,是以还留有不少好感,便道:“沈某此来打扰了。”


公仪萧忙摆手笑道:“哪里的话,沈先生能来已是极大的荣幸,只是莫要嫌弃我们招待不周了。”


还待再客套几句,偏门却走来一人在公仪萧身边耳语了几句,便见着他露出沉思神色,抿了抿唇不好意思向沈清秋道:“抱歉,临时出了些事需要我去亲自处理,沈先生请自便。”


沈清秋了然,每家都有那么几件不可为外人道的秘密,便知趣地自己寻了角落等待这场盛会结束。


当沈清秋又站在回廊吹了半小时新鲜空气,打算从他的第三趟厕所回去时,路过洗手池的隔间里,远远却看着在那的人,袖子隐约露出一段带有灼烧伤痕的手腕。


那人清理完了伤口,又仔细把袖口笼上,确认四周无人后才出去,拐向一段楼梯后便消失在长廊。


沈清秋不作他想,踱了两步打算继续回去接受摧残,刚溜回自己座位继续半掩上一旁的门方便下次继续溜号,抬眼却发现会场一下清冷不少。


数数人头,大概都是些原本在一旁侍应幻花宫弟子不见了踪影,联系上之前公仪萧的反应,许是内部出了什么变故正在召集人手处理。


然而一道熟悉的身影却从虚掩的门后一闪而过,因为隔得近,甚至让沈清秋看清了他手腕上那道红痕。


那印记很明显,甚至带有某些特定纹路。沈清秋是认识的,那是吸血鬼在触碰到净化祷文后留下的痕迹。


和最低阶的死士不同,血统高级的吸血鬼不仅难以用普通武器造成伤害,再生能力更是变态,这时被术士们制造出来的净化祷文才能对其进行有效伤害。


幻花宫身为大家,会场布置已是很滴水不漏,重要器物上都小心纹上了这种咒术,甚至外院四周都边边角角建起了防御阵法。看那印记的大小与程度都不甚严重,想必也不是武器所伤,更像是在这里,在百家精英汇聚的会场,接触到了什么东西。


那人身上穿的还是幻花宫的衣着,能潜入至此,总不可能是为了来交流文化感情的,再思及附近的不对劲,沈清秋刚想出声警示周围,天花板的吊灯突然突然接连熄灭,入光不足的室内一下子变得昏沉起来,透过窗帘缝隙的几丝光照在灯下那些缀着的水晶上,折射出大小不一的光斑。


下一刻,伴随着咣啷不停地撞击声,那些光斑开始在暗沉的墙上疯狂散乱飞舞。


沈清秋清楚地感觉到,脚下的大地,正在缓缓轰鸣。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