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shiro

大概是一个文笔智障。

角落文学

cp一药


貌似是之前击鼓传文的产物但是咕咕咕了,清理内存时发现了,姑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放出来啦。


应该是不会有后续了。


随便看看↓↓↓




“铃兰花的花语,是什么呢?”


“铃兰…吗?”一期一振的眼里似乎闪起一丝光亮,却再次沉着下来。他笑起来,“看来之前的花和羽毛,也是鲶尾送给我的吗?”


“啊…那个…不、”


“可以作为兄长与你们生活,我已经很幸福了喔。”一期搁下手中的笔,揉了揉鲶尾的头,便回身收拾起已经完成的文书。那其中有出征的记录,也有生活起居的采购与主持,无论是作为兄长还是武器,他都可以做的很好。


“一期哥,真的只想当做我们的哥哥吗?”有些不满的抚平翘起的头发,鲶尾抬眼盯住他的这位兄长。


吉光的骄傲,一期一振。


整理文书的手蓦然停住。


“一期哥,对药研,与我们是不一样的不是吗?”


沉默的一期一振直起身,转身看向了鲶尾藤四郎。没有关严的门窗透过来一缕缕的风,灯火摇曳,温和的夜晚里顿时透出沁骨的凉意。那片阴影中,一期一振的碎发里透出一对深邃的金色瞳孔来,不定的波纹在晃动着,无法平息。


鲶尾看不出那里究竟孕育着什么样的意味。


“铃兰花的花语,是什么呢?”


入睡前的药研被乱和一盆铃兰打消了睡意。乱将那盆铃兰摆在了他的面前,带着满眼的笑意和一些揶揄。“铃兰花的花语,是什么呢?”


铃兰花的花语?他的确不得知。他不谙风雅,尽管知道有些花的背后有深切的寓意,但相比于拐弯抹角的暗示,对他来讲也许直接表明心迹更为符合。药研躺在铺上,是这么想的。因为,自己是战场长大的孩子不是吗?


我虽然不谙风雅,但是我很可靠,勇敢,无论什么事情,请依靠我。


“请依靠我。”他默念。


夜晚似乎下过了小雨,清晨的空气里香气卷起了潮湿。书房中的书卷有些沾染,每翻动一些,总会有些粘连,药研耐心的将它们一点点翻开,抚平。


“铃兰花的花语,是什么呢?”


勇敢的药研在一个地方并不勇敢。


他想知道,这种花背后的暗示。他如今,有时候的一步,分外艰难与困苦。压的他无法脱身,又耽于其中。


因为,我是个战场长大的孩子啊。


虽然可靠,勇敢,但是不谙风雅。


害怕失去,也渴求着。


他加快了翻动的速度。


说不定。


说不定……


“药研?”


“一期哥!?”被突然推门而进的兄长吓到,他有些慌乱的打了个招呼,“早上好。”


一期温和的眯起眼睛回应着“早上好,药研这么早在这里干什么呢?”


药研扬了扬手里的书,作一副玩笑的样子说起来。


“铃兰花的花语,是什么呢?”


铃兰。铃兰。


“铃兰花的花语,是什么呢?”


那时灯火里的一期一振,抚摸着铃兰温柔的花朵如同对待一个人的脸颊。他垂下眼问着铃兰。


“如此是不该作为兄长的,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对吧?”


“如果我们会存在不满,是不该作为弟弟的,一期哥。”


鲶尾将那盆铃兰推近了些。“这是一期哥自己的幸福。”


“铃兰花的花语,是什么呢?”


一期一振向药研走去。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