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shiro

大概是一个文笔智障。

长夜【五】

长夜【五】

血族洛冰河x猎人沈清秋





cp冰秋







真的,很慢热









ooc我的,人物秀秀的。








今天也是父慈子孝?的一天。





都没问题的话请

↓↓↓






















把洛冰河领回苍穹山,再去岳师兄那把事情谈妥,基本上这件事情就算是定下来了。岳清源虽依然抱有疑虑,但也只是嘱托了几句并未再多说。

虽说是就这么领回来一个徒弟,但除了被托付在身边的明帆,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没教过什么正经学生。

每年前来应召的人其实并不在少数,但山内只在开阔处开了各院的演练场供他们这些院主对其指导交流,名下的弟子们更主要是方便在发生灾乱时进行统一调配。当然,只要各院主愿意还是能随意挑几个好苗子留身边好好教养的。

沈清秋也并不是没有执教经验,但苍穹山历来并没有培养小孩的虐童思想,因此前来的大多数都是年轻的有志之士。而指导一个有基础还抗揍的成人还好讲,而面对这个站起来才刚到自己腰的小孩子……

实话实说,在沈清秋二十多年的人生履历里,不要说带娃,关于姑娘只能勉强上书略有情史二字。苍穹山这么一个打架联盟,到处都是特别会打架和特别想打架的真·汉子,根本无从寄望。姑娘倒也不是没有,仙姝院就以精英女性聚集而闻名千里。

当然,那里的姑娘,更会打架。【告辞】

好吧,就算毫无经验,人都带回来了就万没有敷衍了事的道理,每个人总不是要有个第一次。

而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洛冰河的身体素质问题。

洛冰河也才刚10岁出头,平时瞧起来就算没病着身体素质也实在令人堪忧。揠苗助长的道理沈清秋还是懂的,只能让洛冰河先进行一些简单的锻炼,再指导一些最基础的套路让他自己摸索。

几天后。

沈清秋斟酌了下语气,评价道:“做的不错。”

几天以来,在自己手把手的教导下,以洛冰河的年纪,确实是做的不错了。不如说,已经非常好了。

他确实是天资聪颖,同样的招式演示一两遍就能抓住要领和诀窍。但,同时也实在勤奋过了头,明明只是基础中的基础,也不知乏味的能一直练到入夜。

这可反而有点忧心了,以他的年纪,如此逼迫自己,尚嫌过早了。

而此时洛冰河正满头都是汗和灰土,却完全不显疲色,微喘着气奕奕道:“都是老师教的好!”

沈清秋嗯了一声算是受了这个夸奖,递给他一杯茶,起身示意他进到屋子来。洛冰河讷讷接了茶跟进去,沈清秋正坐在沙发边,手里拿了条热气腾腾的湿毛巾,向他招了招手。

洛冰河此时身上脸上都是汗水携裹了泥灰正狼狈不堪,见状又支支吾吾不肯上前。

沈清秋看了他半天也不见往前迈一步,只能自己过去,抓住了还想抽身后退的洛冰河,简直无可奈何,微斥道:“又要跑?为师又不会吃了你,还是你喜欢把自己弄成这样?”

洛冰河挣了挣,抽回沈清秋手里抓住的脏污的衣角,倒是不跑了,只是抹了抹脸道:“我自己来就好了!会把,老师弄脏。”

这孩子!

沈清秋不轻不重的敲了他一记,看着洛冰河明显怔住不解抬头望向自己。沈清秋板起脸道:“那你走吧,下山去,也不需要为师了。”

洛冰河一下便露出惶恐的神色,眼里氤氲出水汽。

看他吓得不轻,沈清秋叹气点了点他鼻尖,道:“是你自己要跑来,怎么现在又开始顾虑这么多?不必要如此做小伏低,你是真心想要留在我身边,而我,收留你也不是施舍怜悯,为师不会再丢下你了,这些话,都是真的。”

良久,洛冰河眼里雾气还凝结着,却终于释怀起来朝着自己重重点头。

看他不再纠结,沈清秋才把他拉过来好好收拾一番。待把他身上脸上的泥灰都细细擦净,才终于算是能看了些,才满意地放开他。

屋外已有落日的势头,按时间接下来该是教他读书的时候了。沈清秋刚想发话,洛冰河已经把脏污的外套脱了下来,才去衣柜里拿了件干净衣服递送给沈清秋,看着被自己蹭脏的外衣愧疚道:“老师先换件衣服吧!弟子会洗干净送给您的。”

究其根本,洛冰河果然还是个小棉袄嘛。

沈清秋从善如流的在洛冰河的侍奉下换上了外衣,穿到一半,屋子大门突然被一把推开。

来人穿的极为厚实,只能在扣的严实的帽子下看见一张包围下的脸,正是安定院主尚清华。

尚清华推开门的手僵在了原处,室内明显一副父慈子孝(?)的场景让他一只单身狗感受到了强烈的不适。

尚清华拱了拱手:“沈师兄还真是情史丰富竟然连私生……”

“闭嘴。”

想都不用想你脑子里是什么回路好吗!

沈清秋僵硬地回了个礼貌性假笑,道:“新收的徒弟。”

尚清华摆手道:“是是是谁不知道你最近捡回来一个徒弟折腾地山上山下的,和沈兄开个玩笑别太在意。”

沈清秋呵呵了一声想起来给洛冰河指了指:“这位,是安定院的主人,你尚师叔。怀里的衣服可以给他了,他们专门干这个。”

尚清华:“???后勤万岁?”

沈清秋平静道:“和师弟开个玩笑别太在意。”

刚好扣好了最后一颗扣子,拢了拢领口,冷漠道:“找师兄可有什么事?劳烦没事就走,有事就关了门进来说。冰河还小,怕冷。”

尚清华终于记起来意,阖门蹭上沙发,清了清嗓子正色道:“受邀东方文化科学交流会议研讨近期科技成果,请沈师兄与我去代表苍穹山出席。”

……这什么没营养的东西还需要出席?为什么是我去?而且为什么是你去!

尚清华道:“其实是这玩意有个特地合办的集市有不少好东西派我去采办。至于你,这不是沈老师您最像读书人么。”又指了指自己,“你看大老远我一个人去多不安全哈哈哈。”

沈清秋点头表示知道了,问道:“师兄让我去的?”

尚清华道:“最近几大家族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作战方针,其他院都准备派任务出去,岳师兄看你刚受了伤回来没几天,巴不得你跟着我去做点闲职远离这些,还不会因为无所作为而被外边说闲话。”

沈清秋略有愧意地叹了口气,道:“让他费心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尚清华道:“这个天气的脚程要慢上不少,我们得赶紧。”

——tbc

终于周末了!!!!!【破音】明天(如果)肝了放设定。

出门吃喝玩乐打怪辣!

p,上传了七次……我终于找到min gan ci了……乐乎果然很强大。。。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