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shiro

大概是一个文笔智障。

长夜【四】

血族洛冰河x猎人沈清秋


cp冰秋


文风如股市



真的,很慢热。


都可以的话请

↓↓↓














【四】


怀中僵直的小冰坨子闻言颤动了一下,从怀里挣出来楞楞看着沈清秋,嘴唇嗡动,喃喃地确认着刚才听到的那句话。


半晌,似是终于反应过来,眼里重新爆发出浓厚的光彩,又一头撞进了怀里。小孩子的手抱不住成年人的身躯,洛冰河只能扒上肩头,带着眼泪一股脑地蹭上来在耳边小声喊着沈先生。


半夜三更,天寒露重,一老一少抱在一起嚎啕大哭,这是什么父子【雾】相认的奇怪剧情……


……虽然心里是这么吐槽的。


沈清秋叹了口气还是抬手一下一下给洛冰河顺毛。


直到察觉耳边哭声见小,这才把洛冰河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洛冰河脸上还湿漉漉泪痕犹存,低头呆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姿态难看赶紧三两下擦了脸在自己面前乖乖站好,露出一个不太好意思的笑容。


沈清秋松了口气,拿手给揩了揩眼泪,问道:“不哭啦?”


洛冰河点点头,又想起什么惶然补充道:“我不哭了!而且会很听话!以后一定会好好干活扫地的!……沈先生不要赶我走……!”


嗯?什么扫地?

为什么是扫地?


沈清秋敲了他一记:“谁要你扫地了?”


我又不是剥削童工的黑恶势力!


洛冰河眼中带上一点不解:“可、可是,他说不做完这些的话就不能待在这里……一定也是因为偷懒才被赶出去的……”


谁这么无聊要一个小孩子来扫山梯啊落叶什么时候真的没得掉了才值得担心吧我清净院也没谁……


哦。


明帆这个死孩子!


沈清秋心里骂了一句明帆的不懂事。又回过味来,洛冰河,还真是个说什么就信什么的傻孩子啊。沈清秋不由多看了一眼身后一尘不染的漫长山道。


他到底是有多想留下来。


扶住那单薄肩头的双手不自觉收紧,沈清秋自己也不知何颜以对。


“不会再不要你了。”沈清秋认真道。又揉了揉洛冰河吹通红的小脸,生出几分心疼,“不冷吗?”


虽然面色已然很不好看,但洛冰河还是迟疑了一会才讪讪点头。


念及洛冰河遭了大半夜的罪身上凉地实在不容乐观,又总不能天没亮就去敲打木清芳的大门,沈清秋只能喂些寻常药物再把洛冰河拿被子裹了捂在怀里躺了后半夜。


身上压了个人,躺下姿势总是不得当。良久只能睁着眼看向窗外的树影婆娑,长夜难熬。


……


翌日清晨,折腾了一夜的洛冰河,不负众望的。


一点儿问题也没有啊?????


现在的乡下小孩子体质怎么这么变态!!


不不我倒也不是要咒他生病……


沈清秋挠着头翻来覆去地检查着体温计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读数,但是洛冰河扑棱着眼睛极其精神地坐在桌边盯着他,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样子。


不如说简直容光焕发好吗?


又推了一杯牛奶到洛冰河面前,覆手上他的额头查探体温,沈清秋慎重道:“真的没有不舒服吗?”


洛冰河点点头,满面红光地道:“我很好!昨晚谢谢沈先生!”


沈清秋这才放开手,看着洛冰河乖巧进食的样子陷入沉思。


我在带孩子一途果然天赋异禀。


咳咳,话虽然这么说,但总不能真的就这么直接收养一个儿子来,一定会打一辈子光棍,就像柳清歌一样,括弧褒义。我还年轻,对自己的未来另一半还是要抱有理想的。


沈清秋斟酌了下用词,问道:“冰河,你真的愿意留下来?”


洛冰河停下手中的动作,坐直了身子毫不犹豫地点头。


“那你明白,我是做什么的吗?跟着我,你以后并不能真正平安喜乐。”更多的沈清秋还没有说出来,不仅不再是普通人,前路也更加危险未可知。


但洛冰河依然没有丝毫犹豫,依然点了点头,甚至是颇为希冀:“我愿意的!沈先生,请让我留在您身边!”


好吧。沈清秋点头,道:“那么,要留在这,以后就要叫我老师了。”


平时学学打架,学学认字,学学打架,总能自保。


洛冰河立刻跟着清亮地喊了一声:“老师!”


沈清秋这才满意地嗯了一声,道:“先吃东西。”


哭也哭过了,人也收了,少不得还得下山去一趟给人家道个歉,毕竟说要送去的是自己,结果还让洛冰河跑回来又反悔的也是自己。吃过早饭,沈清秋便又牵着洛冰河下了山。


这次开门的便不是宁婴婴了,向管家道过谢之后径直去了客厅,却直看见宁婴婴正裹着毛毯在沙发上打瞌睡。


沈清秋过去拍拍小女孩,刚想问一句,不想宁婴婴睁眼看到二人,睡意便去了大半,一下子跳起来。看了看沈清秋,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洛冰河,跺了跺脚,恨铁不成钢地道:“你怎么又回来了?!亏我给你开门还替你守了大半夜不让别人发现!”又噎了半晌还是不平,又憋出来一句:“阿洛真是不争气!”


原来是你出谋划策的吗!!


沈清秋哭笑不得,道:“我今天不是把他送回来。”


宁婴婴还叉着腰正摇头,闻言一愣转向沈清秋,问道:“那沈先生来干什么?”


沈清秋指了指洛冰河:“向你们来要他。”


宁婴婴马上又觉得洛冰河是个极有出息的栋梁之才了。


……


解释过了大致来意,沈清秋躬身道:“实在是很抱歉,是我食言。”


宁夫人和宁先生倒是完全不在意,摆手要扶沈清秋起来,而宁婴婴更是像完全不希望洛冰河留下来一样欢喜的已经在一旁给他打包糖果饼干还在嘱咐洛冰河要注意些什么去讨大人的欢心。


……素质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tbc


到此为止终于进入正篇了撒花!傲娇老师娇憨厨娘进入新篇章!【不】


因为三次周末有事就提前更啦!


育儿小能手把孩子养成了嘤嘤怪。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