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oshiro

大概是一个文笔智障。

长夜【二】

血族洛冰河 x 血族猎人沈清秋

cp冰秋




养成之路要开始了!


私设如山。


ooc是我的,人物是秀秀的。


如果都没问题的话请


↓↓↓


【二】

沈清秋再睁眼,望见的不是簌簌的落雪,而是深色的天花板了。


脑子里像是卡了个轱辘无法行动,昏沉地眨巴了下眼睛,呆愣了一会刚攒起点神思就被门外响起的惊叫给拉回现实。


“老师!您醒啦!!”明帆嗷了一嗓子几步冲过去,撇了手里的药碗在桌上便探身去看他。沈清秋被嚎的发懵,抬眼无奈微微瞪他:“不要吵了……我这是回山上来了?”


明帆马上殷勤地把他给扶起来一边回道:“柳先生给您背回来的!您已经睡了两天了,”看着沈清秋清减的样子眼眶又隐隐有些发红,给他掖好被子突然冲出去,“您好好休息!我……我这就去找木先生过来给您再看看!”


沈清秋看着孩子蹿出去的背影感叹了一阵实诚,从善如流地挪挪屁股选了个舒服的姿势靠下。


……


“沈师兄的高烧已退,接下来勤换药注意不被感染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木清芳试过沈清秋的体温,又揭了伤处的纱布细细查看了一番才放开他给出结论。


“这几天辛苦木师弟照看了。”一旁的岳清源松了一口气缓声道。


沈清秋好声好气地听着木清芳的嘱咐,忍了一会实在忍不了了便转头向从进门就一言不发仿佛索命一般站在床头的柳清歌和煦道:“啊,柳师弟,这次还要多亏师弟把我送回来,哈哈哈。”


大哥,我今天不出殡。


柳清歌闻言浑身一颤,半晌盯着他才憋出一句:“没事就行。”


沈清秋的手这时刚被重新包了一遍,看着尺长的刀口才想起来问柳清歌:“对了,我不是抱了个小孩子?想必柳师弟已经安顿好了?”


提到这件事柳清歌的脸又黑了三分。


“没有。”


“?”你别是随便挑了个路口就把人孩子给扔了!


等等这么一想好像确实是柳清歌会做出来的事啊??


“带回来了。”


“……????”这就不是你会做出来的事情了啊??


“赶不走,而且,”柳清歌顿了顿,露出沉思的神色,看了一眼还在床上一脸茫然的沈清秋道,“他带的近路。”


“……”


此前几人已经就这次出行寒暄了几句,但说起那捡回来的孩子,岳清源却沉吟了片刻,斟酌着对沈清秋道:“那孩子……虽然这次多亏于他,但是事情种种,总是太过巧合……清秋师弟你……还是多留意些。不过若是没什么问题,就下山找个人家安置了吧。”


岳清源又凝视他良久,像是想要说些什么,末了还是叹口气道:“下次再出行要更加完备小心。万不能再以身犯险了……”


沈清秋点头。


柳清歌一眼都不愿意多瞟,只是负手道:“每次答应的倒是好。”


“难不成师弟看我受伤还挺乐意怎么的……”沈清秋干笑。


我又不是故意想把自己搞成这样的!但看着岳清源担忧的眼神,故作轻松的话卡在喉咙里一句也说不出,只得认真道,“清秋再不会如此了。”


岳清源这才离开。


又过了三两日,沈清秋已经可以下床四处走动了。他身体的底子并不差,此次身上也就被火燎了燎又被散开的的弹片划伤不少,最大的口子其实还是自己拎刀开的【手动拜拜】,确定不会感染后很快就能出门走走跳跳。


彼时沈清秋正躺在小院里的靠椅上旁边点了个暖炉颐养天年,撇去终年不散的雾气和晚上实在有点冷外,苍穹山的环境还是极沁人心脾的。一山十二院坐落在不同的偏处,远远看去像是一座无人问津的险峰,但作为人类端中最大的猎人组织,正是这样一个庞然大物,隐隐镇在版图的深处,作为与血族对抗的,最锋利的武器。


沙沙——沙沙——


刚要阖眼休息的沈清秋很快就被不知哪里来的声音吵醒,脑子里天人交战了一会,还是无奈爬起来。


小孩子拿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扫帚正在远处清扫台阶的落叶,远远看着自己走过去却愣住一下子慌了手脚,一脚碰在一旁装落叶的小筐上,篓子轱辘着沿着台阶的坡度翻了20多个跟头摔在最下一级的地面上,筐里本来已经收拾好的叶子甩飞的倒是比没清扫时更甚。


小孩子眼见着这幅惨状,脸色更白几分,抿着嘴说不出一句话来。


沈清秋及此,住了腿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我长得很吓人吗还是在外边被编进睡前故事了,瞧把人孩子给吓得(≖`_̆′≖⑉)再待仔细看看,眉眼竟然颇有些熟悉,等等这不是洛川那时候的小孩儿吗?!躺了几天差点把这事给完全扔的不知所踪。


沈清秋心虚地咳了一声把还在原地惴惴不安绞手指的少年叫过来。


那孩子闻声动作骤停,迟疑了一会还是跑过来,先鞠了一躬乖巧喊道:“沈先生。”沈清秋嗯了一声算是受了他这个礼。


在洛川,两个人都满身脏污身陷囹吾看不出个人样,此时收拾干净了一看少年长得倒干净乖巧,一副天生的好看胚子。


沈清秋心里赞了一声,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端了一个沉稳的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美人胚子低头乖顺道:“洛冰河。”


洛川,冰河。心里念了几句,名字取得也算是相得益彰。


小家伙大冷的天里不知穿的是否足够厚,脸被风刮得通红,沈清秋自己不吭声,他也只是一味低着头动也不动,想着别给人冻坏了,伸手上去摸摸,却像是摸到了一块挂了霜的冰坨子。


正是初冬的季节,山上气温更是尤其的低,自己住惯了不觉得可对孩子来说许是刺骨的严寒了,沈清秋暗骂了自己一句粗心。


而且也不知这孩子是心眼死还是怎么的都冻成这样了还在那扫地,沈清秋拉住他便往屋里带。洛冰河挣扎了几下想跑开,沈清秋觉得麻烦,难免语气里带了几分凶,皱眉对着他道:“跑什么?外面冷,先别呆了。”


又不会吃了你!


沈清秋平时也不算有个胸怀大志的,没事的时候在山下当个普通的老师,教附近的孩子认字画画,因为长得温柔说话也温柔,深得小孩子(和孩子妈妈姐姐)们的喜爱。到了洛冰河面前,倒是完全失去魅力叫他怕成这样。


而洛冰河进了门也不坐着,只是站着继续绞手指,绞了一会以后像是打起了勇气小声说道:“我……我的地还没扫完……”


沈清秋还在纳着闷,闻言又是一阵自我怀疑,难以置信地问他:“这么冷的天,你宁愿出去受冻也不愿意待在我这儿?”


洛冰河连忙慌神摇头道:“不、不是的!我我我只是……得,得做完才行……!”


“必须今天做完才行吗?”


山上掉的叶子每天不胜其数,天天扫也没什么用,何必急在一时纠结这个。


洛冰河瞅着他点点头。


“……”


沈清秋叹了口气,去柜子里翻找了一番,翻出来一件短斗篷给他。


虽说制式是件短斗篷,披在洛冰河身上也算是件包身大衣了。洛冰河被裹在大衣里紧张的脸色通红,扭扭捏捏要脱下来。沈清秋忙箍住他,不想洛冰河人小小一只力气倒还不小差点就这么脱出去,沈清秋低声吼了他一句别动,怀里的人挣扎了果然就乖乖不动了,他问道:“终于消停了?”


怀里的布团闷闷地发出一声应答,沈清秋这才放开他在一旁坐下。


“那些活今天不干了,你先喝些热的暖和一下。”沈清秋拉过洛冰河,握住他的手,简直全都是冻伤,皲裂的口子翻卷着看的实在令人心疼,凑近给他呵气搓了搓,再倒了水把杯子递进他手上,语气也温和起来,“慢点,小心烫。”


洛冰河看着近在咫尺的沈清秋,眼神逐渐晶亮起来,受宠若惊地捧着水杯小心翼翼地道:“谢谢沈先生!”


沈清秋看他语气和神色已经不再推拒,满意地嗯了一声。


眼前洛冰河虽然脸色通红,但是眼睛却清亮有神,没有任何异常,沈清秋抿了一口水摸摸洛冰河的头,略微放下心来。


岳清源当时所说他还没有忘记,这孩子的出现的确过于巧合。


苍穹山过去不是没遇到过这种东西,所以洛冰河现在喝的水里,已经掺了圣水,这种进去肚子的东西不可能会有东西幸免。而他拿出来的这件衣服,内里纹满了祷文和咒术,如果是化形的血族或是眷属,该是在触碰到的地方都烧成灰烬。


但是洛冰河没有。


那么他就不是。


沈清秋又看了一眼拿着杯子小口小口喝着水坐的端正乖巧的洛冰河,跑去找了点原来木清芳开给自己的药膏,在洛冰出门前递给他。


洛冰河揣着药膏,哪怕背后是终年的雾和风霜,眼睛却熠熠,像是马上就要激动的哭出来:“谢谢沈先生!”


沈清秋哭笑不得:“自己回去多注意点儿,好好照顾自己。”小孩子一个手长大了可就难看了。


洛冰河一叠声地答应,朝着自己深深鞠了一躬就转身小跑着下了山路,却没跑远,抓起之前落在地上的竹筐和扫帚更为卖力地打扫起来。


沈清秋远远看见,琢磨着,现在应该穿的足够厚实,干活还能再暖和一些,就不再言语回了屋子。一边收拾着桌子上的水杯,一边筛选山下的学校与教堂。


洛冰河的话,送去人家里一定也会很讨人喜欢的。


——tbc


怎么感觉不打架就和原著设定差不多了【雾】


有人愿意看的话就放个设定看看(:3[」_]


评论(4)

热度(44)